胡亂修路 直至永遠

香港的路面擠塞有週期,每年九月中秋至十月重陽,以及聖誕新年前後,永遠是全年最塞車的月份;從這個「塞車週期」,其實就可以發現了「繁忙時間」以外大半塞車的秘密--貨車落貨。

香港的路面擠塞有週期,每年九月中秋至十月重陽,以及聖誕新年前後,永遠是全年最塞車的月份;從這個「塞車週期」,其實就可以發現了「繁忙時間」以外大半塞車的秘密--貨車落貨。

特區政府一直都不去面對的問題,就是遇到大量貨車落貨時,政府是根本無法,亦沒有打算去處理的;貨車打了死火燈,然後送貨到鋪頭,執法人員往往網開一面,這本身是令人理解的;然而當類似的事情變成了慣例,霸佔了路面大半的停車線時,那麼道路在這種情況之下,又怎可能不塞車呢?

誠然除了貨車落貨之外,另一個同樣因為霸佔行車線,而令塞車問題更嚴重的,就是胡亂修路的問題,特別是高速公路的修路,以往在夜間緊急完成,如今卻愈來愈寬鬆,例如東區走廊的快線,竟然可以一封就封幾個月,市民對封了路,卻沒有人在封路工程處開工,已經習已為常--特區政府以不負責任的方式,容許工程進行而不監督工程進度,而這些地盤的開工費,往往與開工日子掛勾,因此霸佔路面時間愈長,其收費就愈貴,市民因此要承擔的塞車時數就愈長,這是極度不合情理的。

香港的修路工程極頻繁,有些路段修路的日子,幾乎可以比不修路的日子多;今年是為了水管修路,明年是為了電線修路,後年是為了寬頻線修路,然後終於可以停工一年半載,之後又重修一次水管了;這種荒謬的瘋狂修路,掘開了路面之後則任由工程丟空的方式,嚴重影響香港的交通順暢。

事實上特區政府應該做的,就是嚴格限制修路工程的進行,無論是因為要修理水管,以至修理寬頻,其修路工程絕對不應容許有人開了工,卻長期沒有人去開工;全香港的維修工程多如牛毛,於是所有工程公司的慣例,就是盡可能接最多的工作,同時把所有工作的進度拖慢,結果就是造成全香港的交通容量劇減,而令香港市民要蒙受更多不必要的塞車;這些當年倫敦市長約翰遜於第二任期,提出要進行全面監督,由市政府作一認證制度去處理的方法,在香港政界當然無法提出,甚至提出了亦無法執行。
比起德國對修路工程之嚴謹,要求修路公司必須重劃行車線,嚴格的路牌與行車線安全標準,香港則是依賴維修人員,胡亂在街邊放圍欄與「雪糕筒」,以至突出行車線的修路路牌,隨時會造成交通意外,在這方面華人社會的「差不多先生」陋習,對我們影響最為深遠,從沒有人認為是大事必須改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