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仔隧道未飽和?由政府文件睇政府如何9up

喺城市規劃委員會審議鴨脷洲海傍用地嘅規劃申請果陣,竟然有人話塞到傻嘅香港仔隧道未飽和,所以果塊咁貴嘅海傍地,好應該改變做住宅用途。

(圖片來自香港巴士大典)

喺城市規劃委員會審議鴨脷洲海傍用地嘅規劃申請果陣,竟然有人話塞到傻嘅香港仔隧道未飽和,所以果塊咁貴嘅海傍地,好應該改變做住宅用途。

我發現香港啲政客fact check能力好差,其實只要搵南區區議會文件,可以駁到呢啲9up官員體無完膚。

(香港仔隧道)
(香港仔隧道)

根據今年二月運輸署發俾南區區議會嘅文件《有關連接南區與港島北岸各主要走廊的交通情況報告》, 香港仔隧道嘅繁忙時間容車量唔超過1.0,即係仲有剩餘容量,果位官員話香港仔隧道未飽和,表面上係無錯。

但運輸署係有附帶補充:

香港仔隧道的行車量/容車量比例正常,但不時會出現擠塞情況,需要進行間歇性封閉。主要原因是其北行的交通,在繁忙時段受到堅拿道天橋北行落 橋處的車輛互相切線,及車輛排隊進入海底隧道或灣仔/銅鑼灣一帶所影響,或因一些交通事故,以致行車緩慢,甚至令隧道管道需要短暫間歇性封閉。長遠解決方法是有待港鐵南港島線的開通及中環灣仔繞道的完成。

香港仔隧道無飽和,不過堅拿道頂唔順之嘛,你話依家香港啲官9up技術去到乜水平,唔翻查文件,好似美國傳媒對付Trump咁,搵一隊實時fact checker檢查佢地講啲嘢嘅真實性,佢地就可以暪天過海。所以依家做政客議員,係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黃世澤

日日塞爆香港仔隧道 政府竟說未飽和

規劃署於2016年9月26日竟然表示,香港仔隧道未飽和!甚至要把利南道駕駛學院地皮,改劃為住宅地帶,興建約1400個單位。政府竟然表示,建1400個單位對交通影響不大!事件引起很多出入南區市民的質疑,難道香港特區政府竟然當市民是傻的嗎?一個長期塞車,甚至不斷塞到要間歇性封隧道,去疏導隧道內車龍的香港仔隧道,特區政府竟然可以得出「隧道未飽和」的結論?絕對是豈有此理。

規劃署於2016926日竟然表示,香港仔隧道未飽和!甚至要把利南道駕駛學院地皮,改劃為住宅地帶,興建約1400個單位。政府竟然表示,建1400個單位對交通影響不大!事件引起很多出入南區市民的質疑,難道香港特區政府竟然當市民是傻的嗎?一個長期塞車,甚至不斷塞到要間歇性封隧道,去疏導隧道內車龍的香港仔隧道,特區政府竟然可以得出「隧道未飽和」的結論?絕對是豈有此理。

的而且確,近年香港仔隧道本身汽車流量,並沒有明顯的增加,對比起過海隧道的擠塞,香港仔隧道單看流量,是反映不到問題的嚴重性;真正的問題,是連接香港仔隧道的道路塞車,而令車龍倒灌塞入香港仔隧道,包括最嚴重的舊隧塞車,在繁忙時間的車龍,必然會延續到香港仔隧道內,更令運輸署要在此實行罕見的「間歇性封閉」隧道的措施──即交通停頓全部車要停下來等候。

根據運輸署的資料,2015年香港仔隧道的北行線總共封閉了2660次,即包括公眾假期,平均每日要封7-8次隧道;扣除不擠塞的日子,即每日可達10數次以上,而每次單是「封隧道」的時間,都接近3-4分鐘,即繁忙日子每日有最少40分鐘至1小時,隧道的北行線是不能通行去疏導交通。這樣離譜的擠塞,特區政府的規劃署竟然可以得出「隧道未飽和」的結論──每日繁忙時間4-5小時有 1小時封隧道!說明這個政府的公信力之低,為欺騙市民之無恥,已經難以用語言去形容。

事實上特區政府不斷招搖撞騙,說電子道路可以解決塞車,這個謊言最容易拆穿之處,就是在於香港仔隧道──政府不斷在南區建屋,而新起的單位售價以千萬計,住得起的人又怎會買不起車?買得起車的又怎會負擔不起電子道路收費?就以香港仔隧道為例,無論是加十倍收費,還是令車輛改走其他同樣已經完全塞爆的道路,最終塞車不但不會改善,反而只會更嚴重──原因非常簡單,政府一面說太多車,一面卻瘋狂在這些已經嚴重塞車的地方,瘋狂建新住宅!

特區政府堅持不建第四條海隧,而紅隧用量每日達十多萬架次時,香港仔隧道將永遠受到紅隧塞車的影響。政府除了欺騙,就只有欺騙,從來沒有打算去解決任何問題,還要市民付出更多的金錢,去供養這些高官的薪金,以至官商勾結的顧問費,甚至奉養電子道路的承辦商,除了騙錢之外,永不做任何實事。

林忌

警方大龍鳳 七日捉違泊

警務處由9月21日至27日為期七日,再在全香港進行嚴厲打擊違例泊車的行動,然而這些雷聲大、雨點少的行動,或者可以收一時之效,但長遠而言卻完全缺乏效力。

警務處由9月21日至27日為期七日,再在全香港進行嚴厲打擊違例泊車的行動,然而這些雷聲大、雨點少的行動,或者可以收一時之效,但長遠而言卻完全缺乏效力。

早前有報紙訪問中西區區議會的議員鄭麗琼,指全個中區的交通督導員編制,居然只有微不足道的13人;當面對全中環數百條街的違例泊車時,如此的編制除了一些定期的「嚴厲執法」,稍為令一些車收斂之外,長遠的問題從來都沒有解決過。特區政府既不願意招請人手,去加強執法,亦不願意加建停車場,甚至在近年不斷削減旺區的停車場,以為可以削足適履,減少人開車;事實上卻只會令車輛改為違例泊街,或令有錢人聘請司機,在街上停車或繞路,最終完全無法解決任何問題。

張炳良之流不斷製造一個「電子道路減車」的神話,事實上駕駛人士為求方便,對於昂貴的大欖隧道或西隧上百元的收費模式,都已經愈來愈適應,更何況根本不可能收取太貴的中區電子道路收費計劃呢?這種計劃只會完全扭曲區內的交通,不會令泊在路邊的老闆車絕跡,更會使原本不擠塞的地方惡化,變成在街上不斷空車燒油;如果說到靠價格差距來嚇車主,私家車車主如果靠計算,想要在中環泊車的價錢,不如請一個兼職或全職司機時,「老闆車」將因此成行成市,甚至「出租司機」、「代客駕車」可成為新的職業,令原本已經擠塞的道路,更擠塞。

要解決交通大擠塞的鎖匙,其實一直都在政府手中:全世界大城市都熱衷鼓勵「轉乘」服務,即應該以特平的價錢,在港鐵線提供車位給司機泊在港鐵站專乘;然而香港這些轉乘的車位不但極有限,而且收費也談不上廉價,於是搞一輪大龍鳳轉乘也慳不了錢,那為何不直接開入去擠塞的區域呢?

香港的交通惡化至此,完全是因為政府的政策完全不倫不類,既不提供車位,又不嚴格執法,連港鐵也懂得聘月台助理去疏導人潮,但政府卻完全不會請更多交通督導員去處理違例泊車;當大家發現亂泊是沒有後果時,老實的人反而「輸蝕了」;政府的所作所為,就是有如甚麼橫洲發展般欺善怕惡,對老闆車網開一面,亂捉一些小市民去「交數」,從來沒有打算解決問題。

胡亂修路 直至永遠

香港的路面擠塞有週期,每年九月中秋至十月重陽,以及聖誕新年前後,永遠是全年最塞車的月份;從這個「塞車週期」,其實就可以發現了「繁忙時間」以外大半塞車的秘密--貨車落貨。

香港的路面擠塞有週期,每年九月中秋至十月重陽,以及聖誕新年前後,永遠是全年最塞車的月份;從這個「塞車週期」,其實就可以發現了「繁忙時間」以外大半塞車的秘密--貨車落貨。

特區政府一直都不去面對的問題,就是遇到大量貨車落貨時,政府是根本無法,亦沒有打算去處理的;貨車打了死火燈,然後送貨到鋪頭,執法人員往往網開一面,這本身是令人理解的;然而當類似的事情變成了慣例,霸佔了路面大半的停車線時,那麼道路在這種情況之下,又怎可能不塞車呢?

誠然除了貨車落貨之外,另一個同樣因為霸佔行車線,而令塞車問題更嚴重的,就是胡亂修路的問題,特別是高速公路的修路,以往在夜間緊急完成,如今卻愈來愈寬鬆,例如東區走廊的快線,竟然可以一封就封幾個月,市民對封了路,卻沒有人在封路工程處開工,已經習已為常--特區政府以不負責任的方式,容許工程進行而不監督工程進度,而這些地盤的開工費,往往與開工日子掛勾,因此霸佔路面時間愈長,其收費就愈貴,市民因此要承擔的塞車時數就愈長,這是極度不合情理的。

香港的修路工程極頻繁,有些路段修路的日子,幾乎可以比不修路的日子多;今年是為了水管修路,明年是為了電線修路,後年是為了寬頻線修路,然後終於可以停工一年半載,之後又重修一次水管了;這種荒謬的瘋狂修路,掘開了路面之後則任由工程丟空的方式,嚴重影響香港的交通順暢。

事實上特區政府應該做的,就是嚴格限制修路工程的進行,無論是因為要修理水管,以至修理寬頻,其修路工程絕對不應容許有人開了工,卻長期沒有人去開工;全香港的維修工程多如牛毛,於是所有工程公司的慣例,就是盡可能接最多的工作,同時把所有工作的進度拖慢,結果就是造成全香港的交通容量劇減,而令香港市民要蒙受更多不必要的塞車;這些當年倫敦市長約翰遜於第二任期,提出要進行全面監督,由市政府作一認證制度去處理的方法,在香港政界當然無法提出,甚至提出了亦無法執行。
比起德國對修路工程之嚴謹,要求修路公司必須重劃行車線,嚴格的路牌與行車線安全標準,香港則是依賴維修人員,胡亂在街邊放圍欄與「雪糕筒」,以至突出行車線的修路路牌,隨時會造成交通意外,在這方面華人社會的「差不多先生」陋習,對我們影響最為深遠,從沒有人認為是大事必須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