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田站又係官商勾結?

港鐵近年好鍾意興建啲伏味十足嘅車站,西營盤站同香港大學站已經玩人唔駛本,依家何文田站簡直係中伏之霸,愛民邨居民係行餐死至去到「 何文田站 」……

港鐵近年好鍾意興建啲伏味十足嘅車站,西營盤站同香港大學站已經玩人唔駛本,依家何文田站簡直係中伏之霸,愛民邨居民係行餐死至去到「 何文田站 」。

其實用地圖一睇, 何文田站係喺何文田,只不過係紅磡同何文田交界,實際受益係曲街一帶居民。

何文田站
何文田站

真正用到何文田站嘅,其實係曲街、必嘉街、蕪湖街果帶嘅舊樓。咪住?舊樓?咁邊個地產商可以食糊?

根據《大公報》8月31日資料,恆基地產己經申請強拍何文田站附近嘅舊樓,準備大規模發展,大動食指。

點解明明係紅磡北部,又要叫何文田站 ,仲要何文田愛民邨居民走餐死,係咪呢個站嘅命名,以至恆地喺當地收購舊樓嘅策略,又係一個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嘅事?

拍板決定何文田站果陣,做運房局局長果個叫鄭汝樺,而鄭汝樺依家住緊嘅京士柏山豪宅,係恆基嘅盤,而恆基天匯事件,鄭汝樺同恆基搞緊乜嘢事,大家亦相當心照。命名何文田站 ,但位置又近恆基喺紅磡果堆盤,係咪會令恆基容易賣得高價啲,你話曲街係紅磡,就唔值呢個錢,但你話近何文田站喎就可以claim自己係何文田樓。

所以有人叫政府改站名做老龍坑,呢啲有晒發財大計嘅命名,政府睬你都傻。

黃世澤

Formula E 香港是與非

Formula E 終於喺香港舉行,照理論睇,新加坡比香港更加細,澳門都比香港更加細,都舉行到格蘭披治大賽車,點解香港舉行唔到 Formula E 。但 Formula E 舉行第一日,中環交通混亂,又唔俾市民圍觀,市民怨聲載道。

Formula E 終於喺香港舉行,照理論睇,新加坡比香港更加細,澳門都比香港更加細,都舉行到格蘭披治大賽車,點解香港舉行唔到 Formula E 。但 Formula E 舉行第一日,中環交通混亂,又唔俾市民圍觀,市民怨聲載道。
Formula E 係應該搞,香港維港賽車有佢嘅魅力,但香港嘅安排,就膠到無朋友。
formula e
(formula E,照片本人自拍,如欲使用,請向本人查詢)

1. 新加坡 Formula One 嘅賽事係夜賽,下午就有熱身賽事,夜晚就堅搞,呢個安排就少咗好多混亂情況。香港 Formula E 係星期六放工時間嚟第一場練習賽,中環交通唔搞到亂七八糟就奇。更何況,香港最有魅力就係夜晚,點會日間搞賽事咁膠?

2. 如果 Formula E 喺中環灣仔繞道啟用後舉行,相信賽道設計有更多可能性,亦更少擾民。香港海傍 Formula E 賽事嘅邏輯,類似 Marina Bay 嘅新加坡賽道,問題係, Marina Bay 果帶嘅路,包括 Nicoll Highway 尾段,都唔再係新加坡主要幹道,而龍和道至今仍係主要道路之一,直至中環灣仔繞道啟用為止。如果中環灣仔繞道啟用,中環-灣仔賽區嘅設計會更刺激。

3. 但更大問題係對旁觀人士嘅心態,我明FIA好著重門票收入,但 Formula E 多少有公關味道,係賣環保多過賣速度,我喺中環係咁睇過吓個速度,我只會覺得整場石油氣亡命小巴賽仲刺激十倍。FIA點解唔可以俾人喺行人天橋圍觀呢?而警察嘅Crowd Control,更加係引發民怨。

Formula E 應該搞,但唔該香港班搞手,下次plan好啲,唔該。我都想有一日,可以有維港 Formula One大賽車(或者再加場 小巴賽車賽事,一定精彩)。

黃世澤

只有中國車牌在港行駛的懸案

該是匪區稱為克萊斯勒大捷龙的第四代Chrysler Grand Voyager。响遠東銷售的國家有台灣、菲律賓同契丹。台灣和菲律賓的車要嚟香港就要船運,正常嚟講無可能在香港路面出現。

前後未夠一星期,就有兩架來自共匪治區嘅私家車未掛有香港車牌在本港道路行駛被「捕獲」的事件。


在未講港共政府有幾荒謬之前,先講一啲技術性嘅觀點。

架「沪G‧R0133」嘅Audi,見到有「A6L」水牌;而從照片所見,軸距比一般C7/4G代的A6 略長。而A6L 這個規格是大众汽車集團為匪區暴發「好大喜功」的市場需求特別設計,全球只有契丹獨有。

至於另外一架啡色的MPV 物體,核對車尾的「骨位」(如下圖),

該是匪區稱為克萊斯勒大捷龙的第四代Chrysler Grand Voyager。响遠東銷售的國家有台灣、菲律賓同契丹。台灣和菲律賓的車要嚟香港就要船運,正常嚟講無可能在香港路面出現。

即是從車款判斷,>99.9999% 肯定兩架車係嚟自共匪治區的。

要响上海揸車落嚟香港,有兩條路線選擇:
第一條 ~ 沿沪昆高速 (G60) 經杭州、金華入江西至鷹潭,轉濟廣高速 (G35)經瑞金直劈廣東梅州興寧,然後再經河源、惠州到達深圳。
第二條 ~ 經渤海灣大橋至寧波,然後沿沈海高速 (G15) 經台州、溫洲入福建寧德、福州、廈門、詔安入廣東澄海,再直踩至橫崗到達深圳市區。
兩條線淨行車時間大約20-22小時。

確定了是匪區來車同嚟香港嘅可行性,就可以逐個政府部門批鬥。

第一個,當然係運輸署。假設兩架車只係唔記得掛上香港車牌。正常而言,目前只有廣東及海南兩省上牌嘅車先可以向港共運輸署申請「國際通行證」,但港共傀儡政權最喜「特事特辦」。尤其是架車係嚟自689上線江澤民曾管治過嘅上海市,運輸署署長楊何蓓茵有否運用權力,不論係689或統監府施壓之下或自行獻媚,批准架Audi A6L 落嚟香港;

第二個,就係入境處。不論沙頭角、文錦渡、落馬洲、深圳灣邊境管制站,入境香港車輛要過兩個閘口,第一個就是入境事務處,檢查司機及乘客證件辦理入境手續之外,同時負責檢查車輛牌照、車輛及司機的邊境禁區許可證。三樣齊晒無問題先至放行至第二度閘口 ── 香港海關;

第三個,香港海關閘口會抽樣檢查私家車的隨車物品可有走私、運載違禁品。循例亦會望下架車嘅車牌、擋風玻璃有無貼上禁區許可證。而就算係匪區裝嵌的九巴城巴,亦會核對報關單同掛上的試車牌(即俗稱T牌)是否正確刎合才會放行;

第四個,唔駛審當然就是警務處。在沙頭角及文錦渡管制站對出的沙頭角公路/文錦渡路均設有警察哨崗;至於落馬洲及深圳灣沒有哨崗,亦並非所有時間有警員駐守新深路/深圳灣公路。如果這兩架車 (甚至有其他未被發現的)經沙頭角或文錦渡過關,照正常應該係走唔甩;經落馬洲或深圳灣就有機會成功闖入香港。

從以上分析,唔計運輸署嗰一part,這兩架車起碼避過了入境處同海關。而最主要責任就是負責檢查車輛牌照的入境處。可是有報導的傳媒都沒有問入境處,不知是否走漏眼定刻意唔問。而另外,又是正常的話,這兩架車响馬路上出沒,警員係有權「基於未能展示香港車牌及出示有效的行駛文件(即國際通行證」截停並立即扣留車輛。成件事即使香港海關可以甩身,運輸署可以卸責,入境事務處處長曾國衛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都唔該出嚟講兩句,甚至係呢兩個部門嘅頂頭保安局局長黎楝國出嚟解釋清楚點解呢兩個部門會走漏眼,定甚至係共匪主子落咗柯打要俾呢兩架車响香港橫行無忌。

順帶一提,近期香港的政治局勢非常吊詭,呢兩架車 (尤其是架Audi A6L) 是咪有政治任務是不能排除的。黎局長最好出嚟交代清楚!

原文:林離盡誌

外國鼓勵轉乘 香港懲罰轉乘

特區政府經常引用外國例子,說外國如何透過收費減少私家車,然而他們卻從來沒有正視,外國的例子是必須多管齊下,例如提供誘因,令車主把車留在家或繁忙的地區以外,改為轉乘鐵路去目的地。

特區政府經常引用外國例子,說外國如何透過收費減少私家車,然而他們卻從來沒有正視,外國的例子是必須多管齊下,例如提供誘因,令車主把車留在家或繁忙的地區以外,改為轉乘鐵路去目的地。

外國的設計,就是這個稱為 Park & Ride 的制度,即鼓勵駕車人士開車去鐵路站,改為轉鐵路進入市區,這個設計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公共交通再發達,總有很多人住在鐵路無法抵達的地方;而無論公共交通再發達,這些由鐵路再接駁的交通,總有很多不足之處,例如班次太疏落,或根本不到;因此這「最後一程」的交通,往往就是人們選擇要開車的主因;如果能夠提供這一程的接駁,很多人都寧願開車去鐵路站,把車留在鐵路站,而非直接開車前往。

可是特區政府這十幾廿年來的所作所為,卻完全這種鼓勵接駁的政策完全相反;根據蘋果日報財經版專欄作家高明的發現,根據規劃處的資料提供,現時政府的政策為:如果有關發展的所在地範圍,超過50%位於火車站500米半徑範圍內,如果是資助房屋,則車位供應量可減少15%,而私人房屋,則車位供應量可以減少25%;亦即特區政府不但沒有要求在鐵路站上蓋或附近的物業,為大眾提供更多車位去鼓勵開車的市民,泊低車輛在港鐵站轉乘鐵路,反而認為有鐵路站就不需要車位,因此竟容許發展商起樓時,預留更少車位,令鐵路站附近的車位供應,比起其他地方更少,於是部份鐵路站如奧運站大角嘴附近的車位價錢,竟然可以和中環核心的價錢相比,這不是懲罰轉乘,變相鼓勵市民開車入中環嗎?

舉例說,為何奧運站泊車之昂貴,竟然可以和中環核心商業區比較呢?以奧運站上蓋物業維港灣為例,擁有2375個單位卻只有521個車位,即單位與車位數比較,為0.225這個極低的水平,因此上車網一查,一個車位竟月租叫價$4000;附近的瓏璽則竟可炒至月租$5500;對比起港島東半山一帶的車位價錢,竟貴近三倍;如寶馬山的富豪閣,月租只需要$1600,比大部份九龍新界甚至元朗的新屋苑,只需一半甚至三分一價錢就可以租車位。這個價格差距,反映了需求與供應的差距,說明近十幾年新建的屋苑的車位數量,完全脫離現實!

數據就說明了,英治時期的舊樓,其車位比例卻遠高於今日的新樓,亦因此造成造種反常的市區旺地車位,竟比起九龍新界新發展區平得多的荒謬現象,特區政府對此卻完全不作檢討,完全不改變建議中樓宇的車位數字要求,結果就是令人胡亂違例泊車,責任全在於政府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