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中國車牌在港行駛的懸案

該是匪區稱為克萊斯勒大捷龙的第四代Chrysler Grand Voyager。响遠東銷售的國家有台灣、菲律賓同契丹。台灣和菲律賓的車要嚟香港就要船運,正常嚟講無可能在香港路面出現。

前後未夠一星期,就有兩架來自共匪治區嘅私家車未掛有香港車牌在本港道路行駛被「捕獲」的事件。


在未講港共政府有幾荒謬之前,先講一啲技術性嘅觀點。

架「沪G‧R0133」嘅Audi,見到有「A6L」水牌;而從照片所見,軸距比一般C7/4G代的A6 略長。而A6L 這個規格是大众汽車集團為匪區暴發「好大喜功」的市場需求特別設計,全球只有契丹獨有。

至於另外一架啡色的MPV 物體,核對車尾的「骨位」(如下圖),

該是匪區稱為克萊斯勒大捷龙的第四代Chrysler Grand Voyager。响遠東銷售的國家有台灣、菲律賓同契丹。台灣和菲律賓的車要嚟香港就要船運,正常嚟講無可能在香港路面出現。

即是從車款判斷,>99.9999% 肯定兩架車係嚟自共匪治區的。

要响上海揸車落嚟香港,有兩條路線選擇:
第一條 ~ 沿沪昆高速 (G60) 經杭州、金華入江西至鷹潭,轉濟廣高速 (G35)經瑞金直劈廣東梅州興寧,然後再經河源、惠州到達深圳。
第二條 ~ 經渤海灣大橋至寧波,然後沿沈海高速 (G15) 經台州、溫洲入福建寧德、福州、廈門、詔安入廣東澄海,再直踩至橫崗到達深圳市區。
兩條線淨行車時間大約20-22小時。

確定了是匪區來車同嚟香港嘅可行性,就可以逐個政府部門批鬥。

第一個,當然係運輸署。假設兩架車只係唔記得掛上香港車牌。正常而言,目前只有廣東及海南兩省上牌嘅車先可以向港共運輸署申請「國際通行證」,但港共傀儡政權最喜「特事特辦」。尤其是架車係嚟自689上線江澤民曾管治過嘅上海市,運輸署署長楊何蓓茵有否運用權力,不論係689或統監府施壓之下或自行獻媚,批准架Audi A6L 落嚟香港;

第二個,就係入境處。不論沙頭角、文錦渡、落馬洲、深圳灣邊境管制站,入境香港車輛要過兩個閘口,第一個就是入境事務處,檢查司機及乘客證件辦理入境手續之外,同時負責檢查車輛牌照、車輛及司機的邊境禁區許可證。三樣齊晒無問題先至放行至第二度閘口 ── 香港海關;

第三個,香港海關閘口會抽樣檢查私家車的隨車物品可有走私、運載違禁品。循例亦會望下架車嘅車牌、擋風玻璃有無貼上禁區許可證。而就算係匪區裝嵌的九巴城巴,亦會核對報關單同掛上的試車牌(即俗稱T牌)是否正確刎合才會放行;

第四個,唔駛審當然就是警務處。在沙頭角及文錦渡管制站對出的沙頭角公路/文錦渡路均設有警察哨崗;至於落馬洲及深圳灣沒有哨崗,亦並非所有時間有警員駐守新深路/深圳灣公路。如果這兩架車 (甚至有其他未被發現的)經沙頭角或文錦渡過關,照正常應該係走唔甩;經落馬洲或深圳灣就有機會成功闖入香港。

從以上分析,唔計運輸署嗰一part,這兩架車起碼避過了入境處同海關。而最主要責任就是負責檢查車輛牌照的入境處。可是有報導的傳媒都沒有問入境處,不知是否走漏眼定刻意唔問。而另外,又是正常的話,這兩架車响馬路上出沒,警員係有權「基於未能展示香港車牌及出示有效的行駛文件(即國際通行證」截停並立即扣留車輛。成件事即使香港海關可以甩身,運輸署可以卸責,入境事務處處長曾國衛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都唔該出嚟講兩句,甚至係呢兩個部門嘅頂頭保安局局長黎楝國出嚟解釋清楚點解呢兩個部門會走漏眼,定甚至係共匪主子落咗柯打要俾呢兩架車响香港橫行無忌。

順帶一提,近期香港的政治局勢非常吊詭,呢兩架車 (尤其是架Audi A6L) 是咪有政治任務是不能排除的。黎局長最好出嚟交代清楚!

原文:林離盡誌

電子道路收費可解決塞車的「神話」

新加坡的私人擁有的私家車數目,2005年約40萬架,2013年最高峰逾54萬架,去年稍回落至近52萬[..],是新加坡政府堅持實施ERP 的其中一個理據。[…]當地人也的確鬧爆地鐵及巴士公司,甚至直言交通部是最廢的政府部門。良好的公共交通服務才是有效減慢私家車增長的良藥,不做好規劃和管理卻只顧針對私家車搞這搞那,妄想電子道路收費能改善擠塞,根本是官員無能而幻想出來的神話。

港共傀儡政權常言「要學習新加坡」,於是在提出電子道路收費也援引新加坡的EPR 為例,指出是有效改善繁忙區域塞車的問題云云。但結果如何??

兜路不入ERP 區域,是人人皆想到的必然技倆。但使外圍道路塞到阿媽都唔認得也會是必然,港共的X官一直都迴避這個問題,或仍舊使出「當市民白痴」編造誤導輿論。小弟近日到新加坡公幹+旅遊+探親,就大家有圖有真相。

DSC09976
左轉入ERP,直去就「見唔到龍尾」。

 

想找「龍頭」嗎?

DSC09969

搵到就送張 SQ 來回香港新加坡頭等機票俾你!

 

可但是焗住要俾政府Suck your money 又是咪全程暢通?
DSC09968

套用香港的交通消息術語,也不過是「車多繁忙」。

順帶一提:以上相片拍攝地點是Rochor Road / Victoria Street交界路口,即2012年5月12日凌晨一名中國移民駕駛法拉利高速撞向一部的士導致三死的意外現場。

另一方面,新加坡的EPR 係實施按時段不同收費,通常早上08:00 – 09:30 和傍晚17:20 – 19:55 最貴。每逢接近開始貴價時段,好多司機都會以為自己在揸Ferrari Lamborghini,地板油左穿右插。那些時段的交通意外率特別高;而每當在「就嚟夠鐘減價」,就蟻躝龜速,甚至打死火燈停埋一邊食返枝煙,連帶「兜路」導致的擠塞,附近交通就塞到阿媽都唔認得!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可不只於駕駛者,很多商業機構索性將辦公時間改為10:00 – 20:00,讓揸私家車的老闆、高層唔駛咁肉赤,同時讓員工可以享用Off-peak Monthly Travel Pass (每月S$80,無限搭09:00 – 17:00 巴士及地鐵) 。

新加坡的私人擁有的私家車數目,2005年約40萬架,2013年最高峰逾54萬架,去年稍回落至近52萬(詳見陸路交通局統計報告),是新加坡政府堅持實施ERP 的其中一個理據。港共也是基於相同的論據去提出電子道路收費計劃。但7月22日《聯合早報》刊出小弟的撰文,狠批新加坡的公共交通服務根本垃圾級數;當地人也的確鬧爆地鐵及巴士公司,甚至直言交通部是最廢的政府部門。良好的公共交通服務才是有效減慢私家車增長的良藥,不做好規劃和管理卻只顧針對私家車搞這搞那,妄想電子道路收費能改善擠塞,根本是官員無能而幻想出來的神話。

林鴻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