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的士可行嗎?

交通行業最大的挑戰,一直是繁忙時間短,而且永遠不夠車;無論是巴士、專線小巴等,都是依靠繁忙時間的生意,來「拉上補下」;優質的士將會面對的,卻是一個完全沒有靈活性的制度--公司必須全職聘請司機,而繁忙時間需要的司機數量,與非繁忙時間是差天共地的 […] 這種經濟模式,除非收取高昂的費用,是難以維持的,更無法提供誘因,去令「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的司機改善服務態度。

Source: eefeewahfah @flickr


特區政府打算推出「優質的士」服務,打算讓三至五間公司,推行「優質的士」互相競爭,而這些「優質的士」的司機,則不是以自由身租車或擁車,而是受聘於這些新公司,服到業界的強裂反對,不但令的士牌價下跌,甚至會令普通的士淪為「劣質的士」。

或許「優質的士」的唯一作用,就是打破目前的士業界的壟斷,搶走普通的士的「有錢客」的生意,令的士牌價不斷下跌,再變相令的士車租降低;然而從一般市民的角度看,對這種所謂「優質」的服務極大保留,甚至質疑這種「換湯不換藥」的制度,不但無助於改善其他「普通的士」的服務,甚至對這個「優質」是否能夠和 UBER等競爭,亦甚有保留。

UBER成功的要訣,是透過程式與管理,令優質的司機可以進一步載客;UBER首先是透過數量的優勢,再加上豐厚的獎金,而來達到目的;另一方面,在2008年特區政府透過「短加長減」打擊八折的士之前,一堆在自由市場自行組成的車隊,即透過簡單的電召與廉價,以「八折的士」同樣搶佔了有價值的長途客市場,因此這些成功的例子,都是透過 1. 司機行內的競爭 2. 價格的優勢。

然而特區政府現今推出的「優質的士」服務,首先就把自僱的司機,變成了受聘;其最大的問題,即令司機失去搶客的動力;而由於「優質」牌照有限,三至五間公司本身的限制,也令車隊失去了「八折的士」擴充的方便與廣開客源的市場。

交通行業最大的挑戰,一直是繁忙時間短,而且永遠不夠車;無論是巴士、專線小巴等,都是依靠繁忙時間的生意,來「拉上補下」;優質的士將會面對的,卻是一個完全沒有靈活性的制度--公司必須全職聘請司機,而繁忙時間需要的司機數量,與非繁忙時間是差天共地的;以三間公司瓜分六百個牌為例,繁忙時間200架車將會滿載,而非繁忙時間將會大量在街上等客,這種經濟模式,除非收取高昂的費用,是難以維持的,更無法提供誘因,去令「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的司機改善服務態度。

另一方面,UBER Black 保持私家車的外表,可以令人似擁有私人司機的服務;乘坐優質的士,誰都知這仍然是一架的士,因此根本無法令乘客願意付出更多的車費;在繁忙時間缺乏車輛時,優質的士當然能搶得到客,但在非繁忙時間呢?為何不坐九折的士?或者索性坐 UBER?「優質的士」在非繁忙時間不減價,根本缺乏競爭力。

林忌
(原文載於全民媒體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