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隧道都要大修。無第四條海隧留名睇香港交通有幾大劑

獅子山隧道最後由於有路段啲路爛不堪用,太過牙煙,政府要逢禮拜日封鎖慢線維修,上個禮拜未整完,所以今個禮拜,獅子山隧道又整過。[…]但海底隧道又點,至依家,海底隧道都無類似大埔公路、尖山隧道等角色嘅替代隧道,如果有朝一日,海底隧道好似獅子山隧道 咁要大修,請問成個港島同九龍嘅交通玩唔玩得起?唔好唔記得,海底隧道係1972年通車,只係比獅子山隧道年青幾年咁大把。

獅子山來源:維基媒體基金會

獅子山隧道最後由於有路段啲路爛不堪用,太過牙煙,政府要逢禮拜日封鎖慢線維修,上個禮拜未整完,所以今個禮拜,獅子山隧道又整過。

獅子山隧道兩條管道,一條有成五十年歷史,一條都接近四十年歷史,所以大修係合情合理。依家由於尖山隧道啟用,加上出入沙田同市區,有四條隧道(城門隧道、尖山隧道、獅子山隧道、大老山隧道),加一條大埔公路,所以封條慢線,仲叫勉強封得起,至少尖山隧道流量大把貨,而且隧道費用 獅子山隧道 係一樣。

但海底隧道又點,至依家,海底隧道都無類似大埔公路、尖山隧道等角色嘅替代隧道,如果有朝一日,海底隧道好似獅子山隧道 咁要大修,請問成個港島同九龍嘅交通玩唔玩得起?唔好唔記得,海底隧道係1972年通車,只係比獅子山隧道年青幾年咁大把。

我留名睇屆時香港交通可以幾大劑,起第四條海底隧道,根本係事在必行,我寧願停晒港珠澳大橋、中國高鐵香港段嘅工程,先搞掂第四條海隧先。

黃世澤
(原文刊於黃世澤 Martinoei 網誌)

道路設計誰之錯

特區政府如果是有心解決問題,當然可以把這條堅拿道天橋的落橋位,建新出口移到圖中空洞的左邊,而再把時代廣場開出的車輛,經新橋底移到原屬落橋位的右邊,那麼兩邊的車就不會再交差行走,道路當然會暢通得多;然而這樣「小改善、大改變」的做法,對無心工作的特區政府,當然甚麼都做不成,而市民對於如何解決每一個小問題,亦沒有興趣;他們認為用價錢,向車主收錢,就可以「嚇止」司機開車前往塞車地區,而把車輛留在每月幾千元泊車費的泊車位,甚至會因此不開車,而坐視一個如此簡單的問題,永遠不去解決;而高官如張炳良之流,則安坐於廟堂之上,白收天價的人工,不知所謂之極!

香港社會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要花功夫與精力解決的,沒有人願意去研究,例如塞車問題,不是投訴車太多,就是投訴某一種交通工具──例如私家車;至於道路設計的荒謬事情,則沒有人認為要改善,或者已經打定輸數,認為無法改善。

舉一實例,銅鑼灣當然是塞車重災區,特別是在時代廣場附近的堅拿道天橋,更是重災區的重災區;問題之惡化,始自1994年落成的時代廣場,改變了附近所有交通的流向,再令該區附近的樓宇,慢慢都由住宅變成商業區,於是原本暢通的道路,都變得擠塞起來。然而特區政府對其交通流量,卻完全沒有採用合適的方法去疏導,自然令塞車問題無法解決;而這個案例的獨特之處,是屬於一條支路的改變,即可大為改善交通情況,然而特區政府卻一直坐視不理,令問題嚴重惡化。

時代廣場的西面,是灣仔與銅鑼灣分野的堅拿道天橋,此橋目前是各區來往銅鑼灣、跑馬地的大命脈,既經香港仔隧道接駁南區,又經舊隧接駁九龍;「堅拿」是運河 (Canal) 的音譯,原本是跑馬地流向維多利亞港的黃泥涌河口,於1860年代末擴建為寶靈頓運河。堅拿道東與西,即是這運河兩旁的道路,如圖所見是堅拿道東的南行線,即無論來自中環、東區以至九龍的車輛,如果想進入銅鑼灣時代廣場一帶,都很可能經此橋前往,主要車輛通常在落橋後轉左。

落橋位在右邊行車線,車輛主要想轉左;反之時代廣場出來的車輛,則會出去左邊行車線,而無論往中環或東區,卻必須轉右;於是最荒謬的一幕出現了,一條路的匯合處,幾乎所有左邊的車想去右線,而所有右邊的車都想去左線,這種X 字交差的匯合,當然造成嚴重塞車;而這個位的擠塞,在繁忙時間更會因此順延塞爆全個銅鑼灣!只是一個小小的接駁位,就帶來如斯大的影響。

特區政府如果是有心解決問題,當然可以把這條堅拿道天橋的落橋位,建新出口移到圖中空洞的左邊,而再把時代廣場開出的車輛,經新橋底移到原屬落橋位的右邊,那麼兩邊的車就不會再交差行走,道路當然會暢通得多;然而這樣「小改善、大改變」的做法,對無心工作的特區政府,當然甚麼都做不成,而市民對於如何解決每一個小問題,亦沒有興趣;他們認為用價錢,向車主收錢,就可以「嚇止」司機開車前往塞車地區,而把車輛留在每月幾千元泊車費的泊車位,甚至會因此不開車,而坐視一個如此簡單的問題,永遠不去解決;而高官如張炳良之流,則安坐於廟堂之上,白收天價的人工,不知所謂之極!

林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