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環道路管理勝於電子道路收費

我們認為中環塞車主因就是泊位不足,私人停車場或商場外,常常有一條條長長車龍等候,不然就是不停兜圈找泊車位,自然造成道路擠塞,惡性循環沒完沒了。警方在我們的研究發表後,在今年六月初連續七日實行交通日,嚴格在中環抄牌,但行動過後就塞車還原,成效不彰。

香港政府早前諮詢公眾對於中環附近區域實施電子道路收費的意見。中西區區議會率先於本年3月10日的會議中,以大比數通過動議,反對政府貿然在中區實施電子道路收費先導計劃。

最熟悉地區實況的中西區議員在會上建議政府應先採取其他措施,包括加強打擊非法泊車、增加泊車位供應等,以更有效地紓緩中區及鄰近地區之道路擠塞問題,實在值得讚許。

然而,運輸署楊何蓓茵署長在諮詢完結後,結果報告還未出爐,就於《紫荊》雜誌發表《香港如何解決城市交通難題》一文,字裡行間顯示,當局似乎正在為《中環及其鄰近地區電子道路收費先導計劃》鋪路。在公眾參與的諮詢結果尚未公布,當局就揚言計劃稍後委聘顧問專家進行深入的可行性研究,並擬訂定較具體方案再進行第二階段的公眾參與活動;看來當局有意製造既定事實,與中西區區議會的議決反其道而行。

究竟政府有沒有在規劃土地時做好配套和管理,打擊非法泊車?我們在本年3月11日早上10時至下午6時、3月12日早上9時至下午1時及3月14日早上9時至下午1時派員到中環畢打街及遮打道現場視察違例泊車情況,並定時統計違泊車輛架次,發現違例泊車情況非常嚴重,包括在不當地方上落客貨及不遵守交通指示停泊等,視察及統計結果顯示:

總結3天視察及統計,兩條道路只錄得13次警員上前勸喻或票控違例泊車,期間卻錄得共1,617架次違泊,即平均近124架次違泊才有1次警方勸喻或票控。

3月11日是港島交通日,但統計期間畢打街錄得918架次違泊,警方勸喻及票控只有3次;而遮打道同日錄得308違泊架次,警方勸喻及票控亦只有3次;即兩條道路同日共錄得1,226架次違泊,以合共6次警方勸喻或票控計算,平均近204架次違泊才有1次的警方勸喻或票控。

同日,畢打街最高峰在早上10時至10時半的30分鐘內已錄得85架次違泊車輛;遮打道在同一時間錄得30架次違泊車輛。中午時間亦是違泊的高峰期,畢打街於中午12時半至下午1時錄得72架次違泊車輛,遮打道於同時間則錄得28架次。

違泊車輛中有部分違泊超過30分鐘至1小時,不少是商用上落貨車輛,更發現有政府車輛。

視察及統計3天期間,調查員發現有警員經過時未有對違泊車輛作出任何行動。

我們認為中環塞車主因就是泊位不足,私人停車場或商場外,常常有一條條長長車龍等候,不然就是不停兜圈找泊車位,自然造成道路擠塞,惡性循環沒完沒了。警方在我們的研究發表後,在今年六月初連續七日實行交通日,嚴格在中環抄牌,但行動過後就塞車還原,成效不彰。

我們反對電子道路收費計劃,認為要減少路面擠塞,政府應在規劃土地時做好配套和管理、適量增加泊車位、優化公共交通運輸服務等,才能有效疏導路面,並非以「罪惡徵費」對道路使用者「開刀」,製造中環以外鄰近地區如灣仔、西環塞車,又或迫使貨車在收費區外落貨,再在行人道上推貨物。

何民傑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