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大龍鳳 七日捉違泊

警務處由9月21日至27日為期七日,再在全香港進行嚴厲打擊違例泊車的行動,然而這些雷聲大、雨點少的行動,或者可以收一時之效,但長遠而言卻完全缺乏效力。

警務處由9月21日至27日為期七日,再在全香港進行嚴厲打擊違例泊車的行動,然而這些雷聲大、雨點少的行動,或者可以收一時之效,但長遠而言卻完全缺乏效力。

早前有報紙訪問中西區區議會的議員鄭麗琼,指全個中區的交通督導員編制,居然只有微不足道的13人;當面對全中環數百條街的違例泊車時,如此的編制除了一些定期的「嚴厲執法」,稍為令一些車收斂之外,長遠的問題從來都沒有解決過。特區政府既不願意招請人手,去加強執法,亦不願意加建停車場,甚至在近年不斷削減旺區的停車場,以為可以削足適履,減少人開車;事實上卻只會令車輛改為違例泊街,或令有錢人聘請司機,在街上停車或繞路,最終完全無法解決任何問題。

張炳良之流不斷製造一個「電子道路減車」的神話,事實上駕駛人士為求方便,對於昂貴的大欖隧道或西隧上百元的收費模式,都已經愈來愈適應,更何況根本不可能收取太貴的中區電子道路收費計劃呢?這種計劃只會完全扭曲區內的交通,不會令泊在路邊的老闆車絕跡,更會使原本不擠塞的地方惡化,變成在街上不斷空車燒油;如果說到靠價格差距來嚇車主,私家車車主如果靠計算,想要在中環泊車的價錢,不如請一個兼職或全職司機時,「老闆車」將因此成行成市,甚至「出租司機」、「代客駕車」可成為新的職業,令原本已經擠塞的道路,更擠塞。

要解決交通大擠塞的鎖匙,其實一直都在政府手中:全世界大城市都熱衷鼓勵「轉乘」服務,即應該以特平的價錢,在港鐵線提供車位給司機泊在港鐵站專乘;然而香港這些轉乘的車位不但極有限,而且收費也談不上廉價,於是搞一輪大龍鳳轉乘也慳不了錢,那為何不直接開入去擠塞的區域呢?

香港的交通惡化至此,完全是因為政府的政策完全不倫不類,既不提供車位,又不嚴格執法,連港鐵也懂得聘月台助理去疏導人潮,但政府卻完全不會請更多交通督導員去處理違例泊車;當大家發現亂泊是沒有後果時,老實的人反而「輸蝕了」;政府的所作所為,就是有如甚麼橫洲發展般欺善怕惡,對老闆車網開一面,亂捉一些小市民去「交數」,從來沒有打算解決問題。

電子道路收費買誰怕?

要紓緩交通擠塞,政府必須對症下藥,早應在規劃土地時做好相關的交通配套,在現行路道上適量增加泊車位,以及優化公共交通服務等方為上策,並非頭痛醫腳,向小市民開刀,又無助解決塞車問題。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日前又說有必要推展電子道路收費先導計劃解決道路擠塞問題,卻對坊間多篇評論、報道及數據分析等指出中環交通擠塞主因是泊車位嚴重不足視若無睹,令筆者不禁質疑政府是思維短路,抑或刻意漠視民意。

中環實施電子道路收費究竟買誰怕?首先,老闆車塞爆中環是眾所周知,置地High Tea、名店濕平、返公司巡視業務,老闆要在中環上車落車就是指令,泊車錢濕濕碎。可是,在中環不難發現車輛不停兜圈找泊車位、不然就是長長等泊位的車龍,歸根究柢就是中環泊車位嚴重不足,區內路面怎會不擠塞?

經常思維短路的政府卻繼續頭痛醫腳,又掟出電子道路收費方案,難道還不明白老闆們那管抄牌罰款、亦不介意道路收費!一千幾百,猶如垃圾,總之千其勿讓老闆日曬雨淋、多行幾步、等得太久。電子道路收費對老闆車而言是無牙老虎,在中環泊車位供不應求的實況下,無論過路費實施與否,老闆車只會繼續塞爆中環。

可是從另一角度看,中環實施電子道路收費又會「玩謝」班物流司機大佬……的顧客,即是我們小市民。物流司機大佬為了搵食也要交過路費,難道本要在中環上落貨,為了節省過路費,就由中環鄰區的西環或灣仔身水身汗推車仔、拖板車、徒步搬貨去中環送貨?雖然總有例外,但是後果更可怕,馬路旁和行人路上一板板貨擦身 / 車而過,肯定險象橫生。否則,貨始終要在中環卸,物流過程牽涉多個行業,運輸成本增加,肯定是由消費者「硬食」,百物騰貴可困擾全港小市民,至於中環的交通擠塞,則維持不變。

早前有一民間團體視察及統計中環畢打街及遮打道違法泊車和警方執法數字,所得結果是3天的視察及統計發現,兩條道路的違例泊車情況也非常嚴重,但只見13次警員上前勸喻或票控違例泊車,期間卻錄得共1,617架次違泊,即平均近124架次違泊才有1次的警方勸喻或票控,統計視察的其中一天更是港島交通日!可見警方執法不力,而區內泊車位又嚴重不足。

筆者是反對電子道路收費計劃,認為此方案是極為擾民傷財,無助解決中環塞車情況。要紓緩交通擠塞,政府必須對症下藥,早應在規劃土地時做好相關的交通配套,在現行路道上適量增加泊車位,以及優化公共交通服務等方為上策,並非頭痛醫腳,向小市民開刀,又無助解決塞車問題。

白流蘇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