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鼓勵轉乘 香港懲罰轉乘

特區政府經常引用外國例子,說外國如何透過收費減少私家車,然而他們卻從來沒有正視,外國的例子是必須多管齊下,例如提供誘因,令車主把車留在家或繁忙的地區以外,改為轉乘鐵路去目的地。

特區政府經常引用外國例子,說外國如何透過收費減少私家車,然而他們卻從來沒有正視,外國的例子是必須多管齊下,例如提供誘因,令車主把車留在家或繁忙的地區以外,改為轉乘鐵路去目的地。

外國的設計,就是這個稱為 Park & Ride 的制度,即鼓勵駕車人士開車去鐵路站,改為轉鐵路進入市區,這個設計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公共交通再發達,總有很多人住在鐵路無法抵達的地方;而無論公共交通再發達,這些由鐵路再接駁的交通,總有很多不足之處,例如班次太疏落,或根本不到;因此這「最後一程」的交通,往往就是人們選擇要開車的主因;如果能夠提供這一程的接駁,很多人都寧願開車去鐵路站,把車留在鐵路站,而非直接開車前往。

可是特區政府這十幾廿年來的所作所為,卻完全這種鼓勵接駁的政策完全相反;根據蘋果日報財經版專欄作家高明的發現,根據規劃處的資料提供,現時政府的政策為:如果有關發展的所在地範圍,超過50%位於火車站500米半徑範圍內,如果是資助房屋,則車位供應量可減少15%,而私人房屋,則車位供應量可以減少25%;亦即特區政府不但沒有要求在鐵路站上蓋或附近的物業,為大眾提供更多車位去鼓勵開車的市民,泊低車輛在港鐵站轉乘鐵路,反而認為有鐵路站就不需要車位,因此竟容許發展商起樓時,預留更少車位,令鐵路站附近的車位供應,比起其他地方更少,於是部份鐵路站如奧運站大角嘴附近的車位價錢,竟然可以和中環核心的價錢相比,這不是懲罰轉乘,變相鼓勵市民開車入中環嗎?

舉例說,為何奧運站泊車之昂貴,竟然可以和中環核心商業區比較呢?以奧運站上蓋物業維港灣為例,擁有2375個單位卻只有521個車位,即單位與車位數比較,為0.225這個極低的水平,因此上車網一查,一個車位竟月租叫價$4000;附近的瓏璽則竟可炒至月租$5500;對比起港島東半山一帶的車位價錢,竟貴近三倍;如寶馬山的富豪閣,月租只需要$1600,比大部份九龍新界甚至元朗的新屋苑,只需一半甚至三分一價錢就可以租車位。這個價格差距,反映了需求與供應的差距,說明近十幾年新建的屋苑的車位數量,完全脫離現實!

數據就說明了,英治時期的舊樓,其車位比例卻遠高於今日的新樓,亦因此造成造種反常的市區旺地車位,竟比起九龍新界新發展區平得多的荒謬現象,特區政府對此卻完全不作檢討,完全不改變建議中樓宇的車位數字要求,結果就是令人胡亂違例泊車,責任全在於政府本身。

從Pokemon Go 看交通問題

Pokemon Go 熱潮直捲全城,平日晚上水靜鵝飛的公園,居然充滿玩遊戲的人潮;夜更的司機既有悲亦有喜,一方面由於多了人出夜街,生意多少有了增長,但另一方面不少中產車主夜獵精靈,出現十多架私家車搶往一地點,令街道突然短暫堵塞的現象,則場面在香港極之罕見。

Pokemon Go 熱潮直捲全城,平日晚上水盡鵝飛的公園,居然充滿玩遊戲的人潮;夜更的司機既有悲亦有喜,一方面由於多了人出夜街,生意多少有了增長,但另一方面不少中產車主夜獵精靈,出現十多架私家車搶往一地點,令街道突然短暫堵塞的現象,則場面在香港極之罕見。

由於Pokemon Go 的特別機制,即精靈出現最多只有幾分鐘至十五分鐘時間,訓練員如想捕捉特定罕有精靈,必須在極短時間內到達目的地,於是不少「精靈訓練員」選擇夜間而非日頭出動,除了避開烈日的曝曬,以及放工已經天黑之外,另一原因是夜晚的交通特別暢通,特別是中上環一帶,除了內街的燈位繼續製造塞車之外,高速公路附近全部暢通無阻。

交通如此暢通的原因,當然是由於車少人更少,少了人車爭路;但另一個問題的重點,就是除了派報紙等少數例外,深夜時段少了司機上落貨;特區政府至今仍然不肯正視的,就是大量店鋪需要送貨,特別是自由行大幅增加之後,所增加的零售業務,就是塞車的源頭;而貨車送貨則必然會停在路邊,狹窄的路面一但遇上貨車落貨,特別是那些重型貨車,再遇到雙層巴士等,必然會造成路面嚴重擠塞,是除私家車胡亂泊車之外,另一個無法解決的死症。

特區政府不但對泊位以及上落貨地點,完全缺乏規劃,更對送貨的貨車大小及對路面的影響,除車輛本身之外,在使用方面完全沒有規管;更不要說這些重型貨車為求慳隧道費,更繞遠路使用價錢最低的舊隧,令原本已經塞車的舊隧更塞車。日間繁忙時間,則再加上大量空車旅遊巴經舊隧過海,令本身就不勝負荷的道路,塞上加塞。

那些支持電子道路收費的論者,會建議政府用收費,去改變車輛使用的時間,例如深夜時段免費,希望令貨車可以利用晚黑去送貨;但問題來了,正如三條過海隧道的收費一樣,特區政府雖然已經回收了東隧,卻在處理問題上,完全沒有效率與規劃,至今仍然未有任何計劃,如何透過調節東隧和舊隧的收費,達到任何分流的效果;因此期望政府能令用收費來調節,對這個無能的特區政府,是強人所難;何況比起深夜請人專門收貨的成本,必然較道路收費高,最終送貨的只會把日間的收費轉嫁給店鋪,而這些額外的開支比起鋪租或人工,則只有九牛一毛,所以除非強制立法限制送貨時間,否則透過電子道路去改變送貨時間,絕對效用成疑。

另一個Pokemon Go 的觀察,則是香港大量禁區的設計,是一堆官僚胡亂規劃的結果;很多事實上亂泊車的地方沒有人管,而深夜不會擠塞的地方,卻劃為24小時的禁區;結果車輛會「選擇性遵守」,而深夜只有少量的交通警抄牌,因此實際上的規則,與表面上的規則,根本有很大的出入。香港司機的習慣,就是根據自己的邏輯,去判斷是否會遵守政府的規則;而政府的執法部門,大部份時間也默許了這套規則──前提是不會阻礙他人,以及不會製造麻煩;這些真相,特區政府的高官當然不想知道也不會知道,他們仍熱愛在冷氣房之內,進行有如Pokemon Go般抽離現實的幻想,期望車流有如精靈一樣,任由他們閉門造車,在他們幻想的時空突然出現與消失。

林忌

老闆車與中環塞車

首先,公平啲講,中環唔夠位泊車係問題。而中環最多車位嘅地方,非律政中心(舊政府總部)莫屬。以前英治年代,舊政總車位係開放俾公眾放工後泊,紓緩中環車位不足壓力,係董建華條仆街要扮大枝嘢至收埋晒啲車位。既然公屋車位都攞得去賣,不如咁,律政中心啲車位都開放俾公眾,留番少量俾有需要嘅公務員,我相信老闆車 好樂意俾幾千蚊租益政府。

老闆車 ,差不多全中環都知,呢個至係中環塞車嘅真正元兇。喺中環,以下老闆車 亂咁泊情況好普遍。-老闆車-e1470321471203

要解決中環塞車,係要解決老闆車 問題,佢地區區幾舊水牛肉乾都未怕過,你以為電子道路收費嚇到佢地,太天真。

首先,公平啲講,中環唔夠位泊車係問題。而中環最多車位嘅地方,非律政中心(舊政府總部)莫屬。以前英治年代,舊政總車位係開放俾公眾放工後泊,紓緩中環車位不足壓力,係董建華條仆街要扮大枝嘢至收埋晒啲車位。既然公屋車位都攞得去賣,不如咁,律政中心啲車位都開放俾公眾,留番少量俾有需要嘅公務員,我相信老闆車 好樂意俾幾千蚊租益政府。

另一方面,對付老闆車 ,最有效招數係牛肉乾金額同首次登記稅掛鈎。總之非Uber或酒店用貴價車,牛肉乾金額係首次登記稅嘅若干百分比,咁唔涉及私隱喇。咁樣,我唔信仲有 老闆車 會亂泊一通。如果有人仲咁豪氣要益香港政府,我都唔拘嘅。

黃世澤
(原文刊於 黃世澤 Martinoei 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