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大龍鳳 七日捉違泊

警務處由9月21日至27日為期七日,再在全香港進行嚴厲打擊違例泊車的行動,然而這些雷聲大、雨點少的行動,或者可以收一時之效,但長遠而言卻完全缺乏效力。

警務處由9月21日至27日為期七日,再在全香港進行嚴厲打擊違例泊車的行動,然而這些雷聲大、雨點少的行動,或者可以收一時之效,但長遠而言卻完全缺乏效力。

早前有報紙訪問中西區區議會的議員鄭麗琼,指全個中區的交通督導員編制,居然只有微不足道的13人;當面對全中環數百條街的違例泊車時,如此的編制除了一些定期的「嚴厲執法」,稍為令一些車收斂之外,長遠的問題從來都沒有解決過。特區政府既不願意招請人手,去加強執法,亦不願意加建停車場,甚至在近年不斷削減旺區的停車場,以為可以削足適履,減少人開車;事實上卻只會令車輛改為違例泊街,或令有錢人聘請司機,在街上停車或繞路,最終完全無法解決任何問題。

張炳良之流不斷製造一個「電子道路減車」的神話,事實上駕駛人士為求方便,對於昂貴的大欖隧道或西隧上百元的收費模式,都已經愈來愈適應,更何況根本不可能收取太貴的中區電子道路收費計劃呢?這種計劃只會完全扭曲區內的交通,不會令泊在路邊的老闆車絕跡,更會使原本不擠塞的地方惡化,變成在街上不斷空車燒油;如果說到靠價格差距來嚇車主,私家車車主如果靠計算,想要在中環泊車的價錢,不如請一個兼職或全職司機時,「老闆車」將因此成行成市,甚至「出租司機」、「代客駕車」可成為新的職業,令原本已經擠塞的道路,更擠塞。

要解決交通大擠塞的鎖匙,其實一直都在政府手中:全世界大城市都熱衷鼓勵「轉乘」服務,即應該以特平的價錢,在港鐵線提供車位給司機泊在港鐵站專乘;然而香港這些轉乘的車位不但極有限,而且收費也談不上廉價,於是搞一輪大龍鳳轉乘也慳不了錢,那為何不直接開入去擠塞的區域呢?

香港的交通惡化至此,完全是因為政府的政策完全不倫不類,既不提供車位,又不嚴格執法,連港鐵也懂得聘月台助理去疏導人潮,但政府卻完全不會請更多交通督導員去處理違例泊車;當大家發現亂泊是沒有後果時,老實的人反而「輸蝕了」;政府的所作所為,就是有如甚麼橫洲發展般欺善怕惡,對老闆車網開一面,亂捉一些小市民去「交數」,從來沒有打算解決問題。

電子道路收費必然失敗

特區政府這八年來在交通政策的錯誤,早已證明政府的研究方法全錯,解決方法更錯,偏偏一錯再錯之下,沒有任何一位官員要負責,而且繼續把錯的政策堅持到底;因此「電子道路收費」這計劃,將肯定無法解決中環塞車的問題,如局長張炳良如堅持到底,必須為此政策的失敗,負上全面的責任。

香港的交通警察,於六月舉行多次針對違例泊車、在禁區路段上落客及貨物,以至停車等候的執法行動,特別是塞車的重災區中環;可是記者於市民皆發現,特區警察的「特別行動」只是有如「曇花一現」,雷聲大雨點小,只維持不到短短時間就散去,於是違例泊車立即死灰復燃去而復反。

這就是香港交通問題的死結,即政府的執法只限極短時間,因此車輛長期違法,也不會經常遇到執法隊伍,於是無論是上落貨的貨車,或俗稱為「老闆車」,以全職聘請司機的私家車,即可以低廉的價錢,甚至慳回泊車的費用,在中環的禁區胡亂泊車,而多數不會遇到任何的阻止或懲罰,因此塞車問題一直都無法改善。

p6IMG_20160602_150155-700x525

事實上普通法國家如英國、愛爾蘭、加拿大以至澳洲,都有專門招聘的「泊車執行者」 (Parking Enforcement Officer),香港當然亦有設交通督導員,然而數量上卻遠遠不成比例;根據2016年1月20日運輸及房屋局於立法會答議員的的回應,直至2015年底,全香港竟然只有281個交通督導員,去應付全港幾十萬架車,這完全不成比例,與倫敦在繁忙時間特別是繁忙地段,幾乎違例泊車不到幾分鐘,就必然有人前來抄牌遠遠不如。

中環塞車問題有一特別的起因,是由於中環泊車位嚴重不足,令泊車費貴絕全香港;由於中環是香港最核心的商業區,大量高薪與老闆,都紛紛改聘司機來駕駛私家車;然而比起自行駕車,司機駕車不但可以避過高昂的泊車費,更可以安排往返接受其他人,因此中環的路邊,長期滿佈這些「老闆車」,嚴重影響交通的暢順。

當街上出現一架違例泊車,就等如令道路少一條可行的行車線,這才是令交通擠塞的元兇;每次票控違例泊車,可判罰$320元,而每十五分鐘可抄一張,每日上限四張,則可達$1280元;然而特區政府一方面認為票控違例泊車「阻嚇力不足」,認為每次$320的懲罰無力阻嚇令交通擠塞的違例泊車行為,卻認為每次數十元的的電子道路收費,可減少塞車問題,這是完全不乎現實的估計。

當「老闆車」司機可透過胡亂泊車,來慳回每小時幾十元的泊車費之後,又何懼電子道路收費呢?事實上外國的例子如倫敦,早已證明電子道路收費只能短暫減少車輛數字,很快數字上就會回復到收費之前的水平,偏偏特區政府不針對「老闆車」,以及大量的貨車上落貨問題,卻幻想電子道路收費,可以令在中環用車的人,改為不用汽車,這是完全脫離現實的政策,有如政府用幾年時間辯論強制立法停車熄匙,最終法例通過之後,車輛照樣不停車熄匙,而且至今仍然是零宗檢控個案一樣。

p6-IMG_20160602_151454-525x700

政府這種以荒謬政策誤導公眾作風,可從這幾年對解決三條隧道擠塞的政策得知;早在2007年本人與不少時事評論員,早已於報章提出要求興建第四條海底隧道,以解決海底隧道塞車的樽頸問題,特區政府推說以三條現有隧道分流即可解決問題,甚至於2008年斥資7百萬聘顧問公司,研究方法去改善三條隧道的流量;至2010年公佈初步研究,至2013年公佈三個方案,建議東隧減價,舊隧加價的方針,至2014年卻又才突然發配東隧早已飽和,宣佈擱置所有分流計劃;至今年2016年則公佈,8月收回東隧專營權時,將不會改變任何收費。

特區政府這八年來在交通政策的錯誤,早已證明政府的研究方法全錯,解決方法更錯,偏偏一錯再錯之下,沒有任何一位官員要負責,而且繼續把錯的政策堅持到底;因此「電子道路收費」這計劃,將肯定無法解決中環塞車的問題,如局長張炳良如堅持到底,必須為此政策的失敗,負上全面的責任。

林忌

(原文刊登於Harbour Times 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