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大龍鳳 七日捉違泊

警務處由9月21日至27日為期七日,再在全香港進行嚴厲打擊違例泊車的行動,然而這些雷聲大、雨點少的行動,或者可以收一時之效,但長遠而言卻完全缺乏效力。

警務處由9月21日至27日為期七日,再在全香港進行嚴厲打擊違例泊車的行動,然而這些雷聲大、雨點少的行動,或者可以收一時之效,但長遠而言卻完全缺乏效力。

早前有報紙訪問中西區區議會的議員鄭麗琼,指全個中區的交通督導員編制,居然只有微不足道的13人;當面對全中環數百條街的違例泊車時,如此的編制除了一些定期的「嚴厲執法」,稍為令一些車收斂之外,長遠的問題從來都沒有解決過。特區政府既不願意招請人手,去加強執法,亦不願意加建停車場,甚至在近年不斷削減旺區的停車場,以為可以削足適履,減少人開車;事實上卻只會令車輛改為違例泊街,或令有錢人聘請司機,在街上停車或繞路,最終完全無法解決任何問題。

張炳良之流不斷製造一個「電子道路減車」的神話,事實上駕駛人士為求方便,對於昂貴的大欖隧道或西隧上百元的收費模式,都已經愈來愈適應,更何況根本不可能收取太貴的中區電子道路收費計劃呢?這種計劃只會完全扭曲區內的交通,不會令泊在路邊的老闆車絕跡,更會使原本不擠塞的地方惡化,變成在街上不斷空車燒油;如果說到靠價格差距來嚇車主,私家車車主如果靠計算,想要在中環泊車的價錢,不如請一個兼職或全職司機時,「老闆車」將因此成行成市,甚至「出租司機」、「代客駕車」可成為新的職業,令原本已經擠塞的道路,更擠塞。

要解決交通大擠塞的鎖匙,其實一直都在政府手中:全世界大城市都熱衷鼓勵「轉乘」服務,即應該以特平的價錢,在港鐵線提供車位給司機泊在港鐵站專乘;然而香港這些轉乘的車位不但極有限,而且收費也談不上廉價,於是搞一輪大龍鳳轉乘也慳不了錢,那為何不直接開入去擠塞的區域呢?

香港的交通惡化至此,完全是因為政府的政策完全不倫不類,既不提供車位,又不嚴格執法,連港鐵也懂得聘月台助理去疏導人潮,但政府卻完全不會請更多交通督導員去處理違例泊車;當大家發現亂泊是沒有後果時,老實的人反而「輸蝕了」;政府的所作所為,就是有如甚麼橫洲發展般欺善怕惡,對老闆車網開一面,亂捉一些小市民去「交數」,從來沒有打算解決問題。